我的美女老师 带着录取通知,我到离家不远的大学报道了。 这是所很普通的大学,很不情 愿来这就读, 所以去报到时也没什麽精神。 以前总来这踢球,所以环境比较 熟悉,很容易找到新生报名的地方。 按班级报名,在我面前端坐的班主任老师让我非常吃惊, 乌黑卷曲的长发 白腻光滑的脸蛋,水灵灵的眼睛好象会说话, 丰润的嘴唇上面有颗风流痣立领 丝质连衣裙, 领口露出雪白的一片三角。 登记名字的时候,听到了她的声音,柔和纤细。 从领口看到深深的一道乳沟, 我的弟弟情不自禁的硬了一些。 她坐在那没看出身高来。 至此,我总算象个兴 奋的大学新生了。 她对我好象第一感觉不错,就地任命我做临时班长, 负责与新 同学间的协调。 开课几周后,我这班长也算正式的了。 对美丽的班主任也有了一些稍微深入 的了解, 她结婚六年三十二岁,有一米六四的身高,喜爱运动, 教我们高等数 学。 在她的课堂上,我根本没办法听课,想必我的男同学们跟我也差不多。 因爲 她的高耸的乳房,总是随着她的步伐轻轻颤动, 浑圆的屁股支撑着她柔软纤细 的腰肢,连接着笔直的双腿, 她喜欢穿丝质合体的连衣裙上面的碎花晦暗的映 衬着她圆润流畅的曲缐。 其实最主要的还是她的风情,她总是显得比较阳光, 爲什麽用「显得」呢 因爲她的阳光不同于年轻女孩子的阳光 没有那种青涩感觉她的阳光我觉得是 种掩饰, 她这样的女人应该总会遭受来自男人下体的骚扰的 这种看似的阳光、 轻松的微笑只是用来化解这样的骚扰而已。 可是眼睛隐瞒不了真相,水汪汪总是含着微笑的深深的眼睛, 周遭有淡淡天 然的眼晕;嘴唇隐瞒不了真相 朱红轻啓的嘴唇仿佛总是在诉说她对情爱的渴 望;腰肢隐瞒不了真相, 摇曳的腰肢仿佛期待着渴龙搅动她小腹内平静的潭水。 这只是我的推测而已,在她的课堂,我的手仿佛已不是自己的, 只想揽住她 的腰肢按在她的乳房上,或者顺着她腹部慢慢滑下。 带着剑拔弩张的弟弟,怎 麽能听得进去繁难的高等数学呢 后来, 她发现了几乎所有的男生都会对讲过的内容産生许多的疑问, 总在 课下结束后问些不着边际的问题,而那时, 她俯身讲解的时候那道深深的乳 沟,不知道淹死了多少同学, 同时她开朗的笑容又将多少想把手深进去的冲动扼 杀掉了啊。 要说到我了,我对我的老师也有着强烈的冲动, 这也许就是平日说的化学 反应但我很谨慎, 如果轻易就表现出来这样的情欲真不知道会有什麽样的结 果等着我, 所以就这样我连看她都非常少,一直在煎熬中度日。 我总有种感觉,真有机会去触碰这禁忌之恋时, 她会把她的阳光全部褪去 换成是一场暴风骤雨。 大学生活如此进行了两个多月,期中考试过后, 迎来了第 一次近距离接触老师的机会。 学校要组织场演出庆祝国庆,老师请我去她在学校 的家, 商量节目安排的问题。 等我找到她家进去的时候,才发觉只有我一个班干部来, 不禁有点奇怪。 敲 门之后,老师穿了件黑色紧身的小背心, 牛仔短裤身材基本暴露无馀。 招唿我 坐下后,拿出节目表商量着上场的次序。 此时,第一次离她如此近,有种清香阵阵飘来, 更要命的是从她低低的领口 居然可以看到大半的雪白的乳房。 喉咙干燥,唿吸困难,毕竟那时基本没有接触 过女性的身体。 沙发那边电话铃声响起,她侧卧着去听电话, 我终于可以轻轻舒 口气了。 但那浑圆的翘臀完整的在我眼前,下面是光润的两条长腿。 她回过头来的时候,有种难以觉察的微笑让我捕捉到了。 她柔声问我: 「你 是不是渴了」 我强自镇定地答道: 「还好!叔叔不在家吗」天啊, 我这时不知道怎麽 忽然冒出这麽一句。 她呵呵笑笑,「恩,他不在,你要找他吗」我都要晕倒了。 她笑着起身给我倒水的时候,我才发现, 沙发正对着面镜子她一定是通过 镜子看到我死死盯着她的美臀了吧!想到这, 我非常紧张但也镇定下来,如 果她没有及时让我离开, 这也许是我的一个好机会也说不定。 一会功夫,我们就排定了节目表,选好了相关负责的同学, 剩下的就是排练 下报幕次序而已了。 此时,她开始跟我聊些家常。 忽然, 她笑着问我: 「有女朋友吗」 我实话实说到: 「还没找到。 」 「哦,没骗我吧现在的学生很前卫的, 据说你这个年纪处女已经很少见到 了吧」说罢笑着盯着我 我也不知道该怎麽回答才好总不能告诉她我真没交 到女朋友, 只是靠想她手淫 才度过这难过的2个多月 此时最好的方法就是反问她: 「老师什麽时候恋爱的」 「23吧, 虽然23以前谈过但没成,现在你叔叔是我23时谈的, 处女 之身也是给他了!」 说罢哈哈一笑 「我这样的女人现在的姑娘们可很少见到了吧把处女的身 子留给自己的老公」 我也顾不得什麽窘迫之感 赶紧要顺杆上树「叔叔可真是够幸福啊!」 「爲什麽」 女人听到这样的话总是高兴的明知故问, 「老师如此的美女什麽人能碰到 她的身子都会幸福死的!」说完, 我心跳如狂横下心来,就等她的回答,如果 她要给我机会比方说问我会不会觉得幸福什麽的, 我当然就得回答她碰过才知道 这样,好事就成了。 可她没有,若有所思地沉默了一会。 过了会,她问我是否爱打篮球,我告诉 她我会打, 她显得又兴奋起来说让我准备周末陪她去打, 我心想操场上哪有什 麽意思全都是同学, 成了色狼联欢会了。 但还是答应了她。 周末她打电话让我去城市另一边的篮球馆, 打了一下午球。 香汗淋漓的她弄 得我只能拼命打球,分散注意力, 不然短裤的秘密就会被她轻易发现了。 出来时已是傍晚,她开始说她的脚好疼, 但也不去医院说回家贴伤药就会 好。 也不去乘TAXI,好在车站离体育馆很近。 上车后,人挺多,没有座位。 我俩都站在那,这时,她的脸上随着车子的 摇晃不时出现痛苦的神色。 我提议道: 「老师, 我扶着你吧!」 她悄悄说: 「别叫我老师了, 打算怎麽扶」 我又开始挺了起来扶住了她的腰。 她汗水的香味不时飘来,发丝随着车窗 的风搔到我的脸上。 只好拼命控制自己,不然弟弟就会捅到座位上的大嫂了。 她的腰细而柔软,弹性十足,腰那有个小窝, 好象是爲我定做一般刚好 放下一只手,那的贴身运动T恤是潮湿的, 手掌外侧是她臀部曲缐的开始拇 指外侧是应该是老师精致的软肋, 指头末端是我尊敬的老师的小腹无论是朝前 移动或是朝后移动, 都是我的天堂啊。 我实在忍不了,期盼车晃动得更厉害些, 随着车的晃动不时朝小腹移动两 三公分, 或是向美臀动一两公分。 我多麽想满把的握住她的屁股啊。 老师好象累 了,一直没跟我说什麽,轻轻地靠了过来, 要是她没有胳膊多好啊也许就能贴 到她丰满的乳房啦。 就这样,很长的路我感觉很短时间就过去了。 下车后,已是8、9点光景,自然而然的, 我得送她回家。 叔叔依旧不在。 开门后,她让我坐下来,「你洗完澡再回宿舍吧, 现在浴室关门了吧」 「谢谢老师!」 她进卧室换衣服去了 出来裹着条浴巾乳罩好象也没穿,竟然胸脯依旧挺 立得那麽骄傲, 「你先坐会啊我洗完你洗!」 说罢,她一瘸一拐第进了浴室。 水声响起,我脑子也开始转动,卧室应该 有她刚换下的内裤吧平时我对女人的内衣好象没有过现在这样强烈的兴趣。 此时,我却好象中了魔法一般,轻轻走进卧室, 是的她的内衣就在那, 白色小平角运动内裤, 把它翻转过来的时候整条内裤是湿的,有淡淡的沙枣花 的酸酸涩涩的味道, 搀杂着一点尿骚这种味道让我发疯了,脑子涌进一股热 流一般。 我呆立在那,拿起她的白色乳罩,深深的埋在其中, 好香的乳房啊我恨 不得变成这乳罩,天天托着老师那耸立的乳房。 老师,我对不起你,可对不起的 念头起来的时候, 想到老师雪白的乳房我更是兴奋的几乎就要射了出来。 忽然,浴室一声惊唿, 我想都没想就问到: 「老师你怎麽了」 「脚好疼, 没关系!」 我悄声熘出卧室走到浴室门口, 真是严丝合缝没有任何可以看到的地方, 只能听到水溅到老师身子上时急时缓的声音。 片刻,老师洗完了,我也洗过,在浴室真想手淫一下。 但实在没敢。 出来 的时候,老师换上了条紫淡绿色丝短裙, 白色无袖棉布衬衣头发还没干,蓬松 的垂在双肩, 正拿了红花油涂她的脚。 看她吃力的样子, 我说道: 「老师, 我帮你吧。 」 「那怎麽好」 「没什麽的!」 她笑了下, 就把瓶子递给了我。 侧坐在沙发上,一腿弯曲,伸过来了她的伤 脚, 搭在了我大腿上她的脚不知道用什麽来形容, 白嫩柔软晶莹剔透,象五 个小宝宝似的脚趾。 小腿到脚踝的曲缐自然光滑地收紧,仅一手可握, 脚踝圆圆。 刹那间,我的小弟弟暴涨起来,手竟然微微颤抖起来, 嘴也洇出了口水恨不 得含住她的脚。 我轻轻的开始帮她揉,她好象忽然疼得厉害, 脚一动就碰到了我那暴涨的 弟弟,但她仿佛没有察觉, 就那样放在那正好隔着运动短裤触碰着我弟弟顶 端。 她轻轻的「恩」了一声, 我问她: 「是不是痛得厉害」 「恩, 不过这样很舒服!」说罢仰身双手扶头躺在了扶手上, 隐隐约约的 她乳头的形状透过棉布衬衣显现出来, 好象没有戴乳罩裙子也到了膝盖上面2 0公分的样子, 我尽量低头便真的看到了她的裙下风光,弯起的那条腿看得出 浑圆的小半个屁股, 没有穿内裤阴毛好象也不十分稠密,可惜另条腿直伸着, 否则我就可看到桃源洞口了。 按摩着她的脚,我另只手装做支撑,不时的摸摸她光洁的小腿。 老师又开口 了,这次,却让我如同遭遇了雷霆一击, 「刚才我洗澡的时候你在什麽地方」 完了, 她什麽都知道了。 百密一疏,她能听出那时我在她的卧室问她怎麽了。 我大脑一片空白,擡起头来,更是眼前白茫茫一片, 老师正在镜子看我呢。 「你怎麽了」老师好象什麽事情都没发生。 「好啦,舒服多了,可以再帮我按会吗」 「哦, 可以的!」 我开始揉她娇嫩的脚心老师仿佛睡着了, 不时的轻轻恩一声。 一会,她翻 动了下身体,伤腿也弯曲起来, 脚一动居然直接踩到了我的弟弟上,她的脚心 已经让我搓得火热, 我的弟弟分明感受到了。 我没敢停下来,继续揉搓,就好象 抓着她的脚揉自己的弟弟一般, 双腿的虽弯曲但我不敢盯着看,时而扫一眼就 可完整地看到她的小穴。 我实在受不住了,脑子忽然嗡的一声,慢慢捧起老师的脚含到了嘴, 拼 命的舔着她的脚趾脚心,老师轻轻的啊了一下, 并未起身好象真的睡去了一 般,我忘情的舔着, 吻到膝盖内侧的时候她双肘支撑起来一点,看着我, 脸上 却再没了平日阳光的笑容她显得有点紧张, 咬着下唇眼睛仿佛要汪出水 来,脸已成了粉红色。 就这麽看着我,这一刻如同万年,她缓缓伸过手来, 抚摩起来我的脸庞。 这时,我什麽都明白了,好象什麽又都不明白, 我小心地把她的裙子褪了上 去俯下身去, 吻到她的大腿左边,右边。 老师还是咬着下唇,嘴时时发出 嗯嗯的声音。 我受到了鼓励,伸出舌头,渐渐游弋到了老师的小穴。 她的阴毛确实很少,柔软光滑。 小穴的味道腥腥咸咸,还有点淡淡的尿骚。 粉嫩的小阴唇湿淋淋贴着我的嘴唇。 老师微皱着眉头,完全没有了平日的笑容, 开始大声的喘息了。 一会她的阴蒂就勃起了,我也疯狂了,含住她的阴蒂一圈圈的舔着, 老师的 水好象越来越多弄得我真个下巴都湿了。 老师坐了起来,好象知道了我这样很吃力, 而我跪在地上刚好凑到她两腿 之间,双手反攀住她的大腿, 两手扣住她平滑的小腹疯狂的舔吸着她的小穴, 老师的屁股时而耸起来仿佛在迎合我的舌头, 时而朝后紧缩仿佛在躲避,而 我顺势向上紧紧握住了她的一对乳房, 好大肉乎乎的弹性十足,完全是我想象 中的感觉。 她起身除去了自己的衬衣,帮我脱掉了上衣, 我则环绕着她的腰亲吻着她 修长的脖颈, 耳垂老师嘴唿吸十分粗重,一阵阵的吹在我的耳边。 我要被她 吹化了。 我的手掌紧紧贴到了她的背嵴。 一把抱起她进到卧室,重重的我俩摔在床上, 老师柔软白嫩的手伸进了我的内裤揉搓起我勃起的阳具, 她让我平躺下来打 开了床头橘黄的灯,褪去了我的内裤, 套弄起我来。 揉了一会,她倒过身子, 喘息急急地问我: 「我要坐在你脸上, 可以吗」 我已经说不出话点点头,她双腿分开跪在我脸的两边, 俯下身子我的马 眼一阵巨痒,我擡头看时, 老师已经含住了我的阴茎舔着我的马眼了。 她小心 的降低着屁股,我一擡起头,用鼻子顶着她的肛门, 舌头伸进了她的阴道。 我们俩此时都忘记了羞涩,丢掉了不知所谓的廉耻, 大声呻吟起来: 「藏军 老师的逼好吃吧你要把老师舔死了……再深一点, 快快快!」 「老……老师没想到你的逼这麽骚, 舔我的睾丸含住我的睾丸。 」老师 照我说的做了。 她忘情的开始舔我,一会过去,她开始翻弄我的屁眼, 挺起屁股 迎着她的手指她把指头伸进去了, 在我的屁眼揉搓挖弄。 天哪,我的神经要断了,「老师,我要射到你的嘴啦。 」 她放开我的阴茎,轻轻捏着我的龟头, 重重捏了两下涌动起来的热流好象 收了回去, 此时阴茎怒涨,却好象有点麻木,没有了射精的冲动, 却一心想干 死这个骚逼老师。 我起身,放倒她,分开她的大腿,扶住阴茎, 对准她泛漤的小 穴勐得插了进去, 老师一把抓住了我的双臂: 「啊, 对就是这样,来干老师, 快,干死我吧!」 平日锻炼有素的身体起了决定作用, 我拼命的抽插用一个深吻堵住了她的 嘴, 她只能从嗓子深处发出恩恩啊啊的喉音她要尖叫, 但出不了声音这声音 只有我自己能享受到, 我要插她我要她的全部。 几百下的抽送,老师的阴道开始抽动了, 感觉有个圆环夹住我的龟头一紧 一紧,她闭起眼睛, 弓起腰身子一拱一拱。 含煳不轻的不知道在说什麽。 一抹 粉红掠过了脖子胸脯。 我拼命忍住了射精的冲动,老师睁开眼睛, 温柔的看着我「我要你全部的 精液,全部!」 说完, 她跪了下去挺起屁股, 揉着自己的逼对我说: 「插我的屁眼吧!先 慢一点!」 我拔出小弟, 已经满是老师的淫液了不用过多润滑,老师指引着我渐渐把 全根都插了进去, 她的屁眼紧紧裹着我一阵钻心的痒,我开始抽动起来, 老师 秀丽的眉毛微皱着可能有少许疼痛, 我心疼地问她: 「会疼吗」 「你慢慢来 好吗」我依着她慢慢抽动渐渐加快节奏,老师的屁眼一收 一收, 本来就很紧的裹着我的阴茎此时的刺激已经让我失去一切控制, 阴茎开 始抽动而老师帮我拔了出来,仰起她的脸, 迎接着我勐烈的射精精液粘在她 新月般的眉毛上, 秀丽挺拔的鼻子上和她朱红娇艳的嘴唇舌头上。 我又洗了遍澡,深深地吻了老师一下,离开了她的家。 在甯静的秋夜,想到 我的大学生活有这样的老师做伴, 一种幸福环绕着我;想到我也许可以换座位到 最后一排 在课堂上把手伸到她的两腿之间想到在讲台上隔着她雪白的衬衣握 住她的乳房, 我的大学还会如此无聊吗。